发牢骚

风和日历、万里无云、霾待风来、零下二~十二度、星月奇观
诚诺、口罩
昨晚没吃药,今早起来已六点,给一夜未见的鱼儿换水,水浑的已不像话,喝罐八宝粥,未雨筹谋是生活必须地。天已全亮之时,拎小鸡仔们的早餐与矿灯来到成天必修之地仓房。打开仓房门、再打开笼子门,小鸡仔一个个伸出头来,看新天地,小汪点最先出来、喝几口水后,奋不顾身钻进小鸡架里,准备干大事情。老大仔最后出来,几天以来、晚上最先进笼子的是它,那个被欺服逃避的也是它。饿了一夜的肚子,没有什么比简单的早餐更好啦!点上矿光、关上仓房门,走到几天离不开的大药店,买眼药水与去痛片共三十四元钱,遇见卖肉的杨叔,向他拜年,他买抗生素。药店卖的防控疾病装备一件没有。
不得不说的澡堂,一进门。见往日素颜的红姐喝粥,哈达女澡师有说有笑,左转来到堂里,黄哥给饭店四哥搓澡中,一见四哥,我不由分说戴上澡巾,给四哥搓澡,四哥感到意外,搓澡时、给他俩拜年。之前接触时,感觉他是我应付出的人,于是每次见他,必定给他搓澡,这次给他搓,为了实现心理的诺言。黄哥闲暇时,打扫卫生、每个人在工作岗位上有一定的作用,不可小瞧每个付出劳动的人。出来见戴口罩的老板娘,送四个沙糖桔,与她愉快聊几句后,带快乐回家
没有直接回家,径直往下走到菜市场超市,购买沙糖桔与钱难买到的口罩共三十多元钱,因会员日,赠一个结塑料袋。到家时,妈妈涮缸、接水,我呢?正在写日记、把经历记录下来,一会放小鸡仔们。
今天下午四点十五分太阳回家,我们也看不见霾了。明天六点四十二分希望远离霾,成天在家也躲不过去,太阳带来温暖
上午放小鸡仔喂妈妈剁好的菜与温水,来到仓房时,董叔已放大母鸡多时,我在小鸡架里收获二枚红白色蛋,是老二仔与小不点的功劳,喂沙糖桔时,老大仔喜欢在地上捡的吃,而老二仔喜欢我喂它。送一枚完好蛋给代叔,把冻裂蛋拿回家,被妈妈训一顿,爸爸从白楼拎回大楂子。放小鸡仔见戴口罩也不乏美的刘思羽,刘哥与妻子抬桌子上仓房,吴姨拎玉米油,遇见妈妈为小鸡仔买大头菜,路人纷纷往家拎蔬菜,外面冰流噼哩啦啦滴水珠,当小鸡仔在摩托车下呆着躲阳光时,我把小鸡架加些泡沫保暖,准备些水果纸为以后,妈妈在阳台喊我回家吃饭。到家吃午饭后,给鱼儿换水,一条牙签鱼快不行了,单拿出来养。
下午二点起来放小鸡仔喂剁好的苞心菜、温水,把菜分二边,老大仔在哪?老二仔跟它抢吃,还叼老大仔,老大仔不还口。小不点满地捡着吃,我虽然吃老二仔下的蛋,可气不过、用棍子教训老二仔,老二仔依然我行我素。溜达时与四楼郑叔、张哥、熟悉陌生的邻居们拜年,月与星成一定角度时,收小鸡仔回笼子之时,黑寡妇又来兴师问罪。我低头收拾败场,没在意她。可她出口伤人,说谁把道铲到我家窗下,我没好声回:不知道?她依然不依不饶的言语说道:谁弄的炉灰?我回击说:你要种地啊?她气愤愤的离开。下午溜达时,遇见父亲,父亲抱老大仔后说,太胖不下蛋,买二只后把它剁了?我一百个不同意,因为有的女人不能怀孕还活得潇洒走一回呢!回想之前种种不快,加上黑寡妇添油加火,我扭头来到菜市场超市买小叉子与山楂条共六块五角钱。在楼下遇见刘哥后面跟着的刘思羽,心理有些动摇,回家后把事情跟父母说一遍,妈妈支持我继续养鸡,而父亲说鸡以后得圈起来。
人要把一件事做好不容易,因别人看不惯你生活如意,你比她活的不如时,她不会难为你。记得老梁说过:蒲松龄年轻高中秀才,后来一进科举都没中、一直教书,他的学生都高中了,为什么呢?因为他中秀才的文章被一位喜欢风花水月的考官相中,换别的考官的话,蒲松龄边秀才也不是,做人有时还得趣味相投?我一生不会拍屁,有人说我给别人东西算什么?那是她付出应得的,别人教我溜须拍马屁,我使终学不会,做人真失败。顺便说一下,上午快不行的牙签鱼,换水环境后,它活过来,一天之中的意外吧!睡一觉、迎太阳、换心情,负重前行。

600w彩票平台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等老了,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