疼点

万里无云、零下四~十五度
药、牙疼、过敏、搓澡
天没亮、在五点起床磕电脑游戏,一夜未睡好,因牙疼要命,吃的人工牛黄甲硝唑,给鱼儿换水,到六点四十分拎粮食、温水、剩菜来到仓房。董叔早已来到仓房喂大母鸡,今天他精神良好。一会妈妈也来了,与我一起给老大仔喂药,妈妈说老大仔的臀部毛干净许多,明天不用喂药了。小不点往小鸡架冲,可能要下蛋!一切收拾妥当,到大药店买抗生素、口服液、人工牛黄早硝唑,共四十七元钱。回家给妈妈服药。
鼠年第一次来到澡堂,送给戴口罩的老板娘沙糖桔吃,穿厚大衣、戴口罩的红姐吃汉堡,陶澡师说小红今天到后面烧锅炉,往日漂亮红姐能在现否?口罩君桂师傅忙的没有看手机时间。我给后来心事重重的刘叔搓后背,小池子清可见底,泡一泡、搓一搓,进门前交的钱,找零中有一张暴号钱。刘叔给我后背抹浴盐时,发现我胳膊上有二块红圆,问大家都不知?突然想起昨晚吃的药里含有黄梅素,我对带黄字药品过敏。洗完时见音乐不离身的郑师傅,给大家拜年后,自我快乐的回家。
回来路上见周叔帮邻居家搭灵棚,今早周叔送给我家一个袋过期豆粉。到仓房放小鸡仔收获一枚白蛋,小不点的功劳,董叔剁食给大母鸡吃,小鸡仔们追阳光、晒一晒。期间见宋姨与代叔往站点走,与戴耳机的脑梗张叔互相言语几句,求快件、戴黄戒子的大孙宇互相拜年。阳光充足时,我把小鸡仔们赶回仓房喂食,前楼馒头店门前被人类污染?昨天下午四点收鸡时还没见到。馒头店老板待而不见,忙拜年去了。回家给鱼儿们喂少量虾卵,父母吃剩的鸡爪骨头收拾起来,留给小鸡仔们吃,饭后给鱼儿们换不新鲜的自来水。
今天下午四点二十分太阳健康走了,明天六点四十四分太阳又大步走来!
午觉醒来已下午二点半,可能中午吃药的关系?拎鸡骨头、温水来到被阳光遗忘的仓房,放小鸡们见秦姨与刘志强来到公园玩、张奶一家人忙拜年、刘师傅与一名女子来到自家仓房送东西。走一会老二仔鸣叫跑到我身边,我弯下腰、扒沙糖桔给它吃,一回它只能吃一个半,其它小鸡仔只吃二三瓣。大道行人比车多,行人出入成双结对,太阳降落地点不同,也意味着天黑长短有所不同。放小鸡仔时,捡一个豆油桶,再捡一根筷子,人类会用工具!用筷子把油桶拉环的卡尺一个个掰开,轻松取下,拿回仓房以后用。拉环可以提五升的油,非常耐用,以后提重物时,不勒手,废物利用。

600w彩票平台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等老了,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